04/17/2007/08:53 華夏經緯網

1970年4月24日(美國紐約時間),響起了台灣歷史上重要的一槍,那是兩名留學生黃文雄、鄭自財行刺當時的“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一顆子彈與蔣經國擦身而過,這就是在歷史上有名的“四二四刺蔣案”。

  ●子彈掠過蔣經國耳朵

  1970年4月,時任“中華民國行政院副院長”的蔣經國應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松邀請赴美訪問。蔣經國一行人在4月22日啟程,先在舊金山停留,23日到華盛頓,適逢當地櫻花季節,遊客如織,但蔣經國一行卻無此雅興,因為,自23日早上起,“台獨聯盟”約三四十人,就在白宮前進行示威抗議,高舉標語、大聲疾呼:“國民黨下臺!反蔣經國訪美!”

  4月24日,蔣經國按原定行程飛至紐約,出席美東工商協會午餐會。10點多鐘,“台獨聯盟”陸續朝皮爾飯店人行道聚集,不斷高喊口號,加入抗議遊行活動的人也漸漸增多。11點過後,蔣經國搭飛機抵達紐約,來到皮爾飯店房間稍事休息,準備參加在布拉薩大酒店舉行的午餐會。

  隨後,蔣經國一行直接乘車至布拉薩大酒店,短短的距離卻因交通堵塞,行進速度相當緩慢,仿佛有半刻鐘之久,同時“台獨聯盟”抗議者早已圍聚在布拉薩酒店大門兩側,當地警方僅以一條紅繩攔阻。

  布拉薩酒店正門設計雄偉,門前有數層寬廣石階,兩側各有四根大理石石柱。座車直駛至石階前停下,蔣經國下車慢慢步上石階,王廣生、吳化鵬等隨行安全人員跟在左右兩側,美方兩名便衣警察緊跟在後。

  就在蔣經國即將走完臺階步入大廳旋轉門之際,鄭自財突然從側旁石柱竄出,散發傳單,很快就被安全人員制止,這時,黃文雄突然自蔣經國左後側直衝上前,一邊快速的從風衣內亮出手槍指著蔣經國,嘴裏大聲喊著:“殺!”並準備扣下板機。

  美方的便衣警察沙德一個箭步衝向黃文雄,將他舉槍的手往上托高,其他安全人員跟著涌上,“砰”的一聲,火星飛濺,子彈掠過蔣經國耳朵,射向旋轉門。

  黃文雄和警察扭打在一起,鄭自財見狀立刻從右側衝上來,王廣生趕緊擋住將他推開。現場一片慌亂,黃文雄、鄭自財兩人拳打腳踢仍試圖反抗,終不敵警方人多勢眾被制服。

  ●蔣經國大度放人

  當天蔣經國遇刺無恙,照樣按原計劃進入布拉薩大酒店赴宴。宴會未終,美國捷足記者追蹤而至,請他發表“遇刺感想”。蔣經國說:“這些懷有異見的人,他們如果有什麼不同意見,可以向我陳述,我一定接見。至於這兩個被逮捕的無知青年,我希望美國把他們釋放。”美國果然成就蔣經國的仁愛之心,釋放了刺客,理由是未傷及刺客所要刺之人。

  蔣經國遇刺無恙,卻留下一個難解之謎。那就是安全工作的“漏洞”。此次訪美期間,蔣經國在公眾場合都是警衛森嚴。由於蔣經國抵達美國後,其安全護衛工作主要是由美國警方負責,所以台灣的警衛人員對美國警方意見很大。他們難免納悶:兩名刺客為何能突破警衛的封鎖,在距蔣經國10米多的地方開槍射擊?

  不過,擒兇的美方警衛肯定與行刺陰謀無關,那名及時抓住刺客手腕而使蔣經國無恙的美方警衛,確是盡職盡責,為此蔣經國將自己當時所戴貴重手錶相贈,以謝救命之恩。可能也是意識到警衛工作存在問題,當時的尼克松總統除了表示道歉,還立即下令,蔣經國在美的安全由聯邦調查局(FBI)接手負責。此後,20名身形高大的警衛圍在蔣經國身旁,任何人不得輕易近身。

  蔣經國遭“台獨”分子刺殺的消息,立刻就以電報告知當時的“總統”蔣介石:“台獨分子行刺,無受傷”。蔣經國當天不改行程,繼續在酒店裏發表演講,蔣介石那邊卻著急萬分,發電報催促蔣經國趕緊返臺。

  蔣經國這次遇刺事件影響深遠,據蔣經國的心腹透露,這件事讓蔣經國更加重視台灣的族群問題,此後他更加傾向於重用臺籍精英,這也是李登輝後來得到重用的一個原因。子彈擦耳邊 蔣經國訪美遇刺"四二四刺蔣案"始末



--------------------------------------------------------------------------------
04/17/2007/08:53 華夏經緯網

1970年4月24日(美國紐約時間),響起了台灣歷史上重要的一槍,那是兩名留學生黃文雄、鄭自財行刺當時的“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一顆子彈與蔣經國擦身而過,這就是在歷史上有名的“四二四刺蔣案”。

  ●子彈掠過蔣經國耳朵

  1970年4月,時任“中華民國行政院副院長”的蔣經國應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松邀請赴美訪問。蔣經國一行人在4月22日啟程,先在舊金山停留,23日到華盛頓,適逢當地櫻花季節,遊客如織,但蔣經國一行卻無此雅興,因為,自23日早上起,“台獨聯盟”約三四十人,就在白宮前進行示威抗議,高舉標語、大聲疾呼:“國民黨下臺!反蔣經國訪美!”

  4月24日,蔣經國按原定行程飛至紐約,出席美東工商協會午餐會。10點多鐘,“台獨聯盟”陸續朝皮爾飯店人行道聚集,不斷高喊口號,加入抗議遊行活動的人也漸漸增多。11點過後,蔣經國搭飛機抵達紐約,來到皮爾飯店房間稍事休息,準備參加在布拉薩大酒店舉行的午餐會。

  隨後,蔣經國一行直接乘車至布拉薩大酒店,短短的距離卻因交通堵塞,行進速度相當緩慢,仿佛有半刻鐘之久,同時“台獨聯盟”抗議者早已圍聚在布拉薩酒店大門兩側,當地警方僅以一條紅繩攔阻。

  布拉薩酒店正門設計雄偉,門前有數層寬廣石階,兩側各有四根大理石石柱。座車直駛至石階前停下,蔣經國下車慢慢步上石階,王廣生、吳化鵬等隨行安全人員跟在左右兩側,美方兩名便衣警察緊跟在後。

  就在蔣經國即將走完臺階步入大廳旋轉門之際,鄭自財突然從側旁石柱竄出,散發傳單,很快就被安全人員制止,這時,黃文雄突然自蔣經國左後側直衝上前,一邊快速的從風衣內亮出手槍指著蔣經國,嘴裏大聲喊著:“殺!”並準備扣下板機。

  美方的便衣警察沙德一個箭步衝向黃文雄,將他舉槍的手往上托高,其他安全人員跟著涌上,“砰”的一聲,火星飛濺,子彈掠過蔣經國耳朵,射向旋轉門。

  黃文雄和警察扭打在一起,鄭自財見狀立刻從右側衝上來,王廣生趕緊擋住將他推開。現場一片慌亂,黃文雄、鄭自財兩人拳打腳踢仍試圖反抗,終不敵警方人多勢眾被制服。

  ●蔣經國大度放人

  當天蔣經國遇刺無恙,照樣按原計劃進入布拉薩大酒店赴宴。宴會未終,美國捷足記者追蹤而至,請他發表“遇刺感想”。蔣經國說:“這些懷有異見的人,他們如果有什麼不同意見,可以向我陳述,我一定接見。至於這兩個被逮捕的無知青年,我希望美國把他們釋放。”美國果然成就蔣經國的仁愛之心,釋放了刺客,理由是未傷及刺客所要刺之人。

  蔣經國遇刺無恙,卻留下一個難解之謎。那就是安全工作的“漏洞”。此次訪美期間,蔣經國在公眾場合都是警衛森嚴。由於蔣經國抵達美國後,其安全護衛工作主要是由美國警方負責,所以台灣的警衛人員對美國警方意見很大。他們難免納悶:兩名刺客為何能突破警衛的封鎖,在距蔣經國10米多的地方開槍射擊?

  不過,擒兇的美方警衛肯定與行刺陰謀無關,那名及時抓住刺客手腕而使蔣經國無恙的美方警衛,確是盡職盡責,為此蔣經國將自己當時所戴貴重手錶相贈,以謝救命之恩。可能也是意識到警衛工作存在問題,當時的尼克松總統除了表示道歉,還立即下令,蔣經國在美的安全由聯邦調查局(FBI)接手負責。此後,20名身形高大的警衛圍在蔣經國身旁,任何人不得輕易近身。

  蔣經國遭“台獨”分子刺殺的消息,立刻就以電報告知當時的“總統”蔣介石:“台獨分子行刺,無受傷”。蔣經國當天不改行程,繼續在酒店裏發表演講,蔣介石那邊卻著急萬分,發電報催促蔣經國趕緊返臺。

  蔣經國這次遇刺事件影響深遠,據蔣經國的心腹透露,這件事讓蔣經國更加重視台灣的族群問題,此後他更加傾向於重用臺籍精英,這也是李登輝後來得到重用的一個原因。(來源:青年參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deyes 的頭像
godeyes

godeyes

god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