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中指使心腹舉荐 會上逼退“行政院長”

  近年來,蔣經國在台灣交棒之事,屢被人炒作。很多人認為蔣介石透過鏟除老人,為兒子交棒掃清道路。其實,蔣介石讓兒子交棒,做的是一筆政治交易,同時,也堵住了別人的嘴。
  台籍政客當推手

  上世紀40年代末,蔣介石從大陸帶到台灣的軍政人員幾乎佔據了台灣的所有官場位置,台籍人士在官場謀到一個課員位置也不易,此舉造成逃台的大陸軍政人員與台籍人士矛盾十分尖銳,台灣民眾對此也十分不滿。

  50到60年代期間,美日兩國,尤其是日本右翼政府,透過各種管道向台灣當局施壓,要求蔣介石將台灣省長一職交由台灣人做,以緩和矛盾,並力推吳三連、黃朝琴、謝東閔等人。由於一心想培養兒子交棒,蔣介石一直找種種藉口推脫。

  到了1971年年底,老謀深算的蔣介石覺得兒子交棒的阻力已基本清除,加上自己年事已高,兒子蔣經國也已60歲了,於是決定將交棒之事提上議事日程。

  1972年2月底,蔣介石、宋美齡夫婦帶著蔣經國到台灣南部的日月潭休息。他們一家在日月潭涵碧樓住了兩天後,蔣介石便叫侍從通知台灣省議會議長、台籍政客謝東閔和南投縣長林洋港到日月潭,他要召見。

  蔣介石的召見,表面是聽取地方工作會報,實際上是考察兩人對蔣家是否忠誠。最後,蔣介石特別問到,蔣經國隨他來台工作了一二十年,社會上對蔣經國的看法怎么樣。

  謝東閔在地方政壇摸爬滾打多年,練就了一副好口才,對蔣所提問題,特別是蔣經國的問題,謝回答得比較得體,還借機對蔣介石和蔣經國大大歌頌了一番,使在場的蔣氏父子十分高興。

  透過這次面試,蔣氏父子認為,謝東閔是一個對蔣家忠誠、可靠的人,可以信任和利用。如果提拔他做台灣省省長,對國民黨和蔣家大有好處,並能為蔣經國交棒當推手。

煞費苦心,蔣介石找人寫舉荐信

  過了一段時間,蔣介石召見了與蔣經國關係極好的總政戰部副主任王升上將,告訴他說,這段時間,社會各界紛紛要求蔣經國出任“行政院長”,還有千余名“國大代表”聯名上書(實際上是蔣介石在背後策劃的),台灣省議會議長謝東閔的願望尤其強烈,他在多個高層會議上推薦蔣經國,說他可擔大任。

  他還對王升說︰“既然社會上對經國如此推崇,你到霧峰去找一下謝東閔,讓他正式寫一封舉荐信給黨中央,使大家都感到經國做‘院長’是人心所向。為了使信寫得有力,你可先找人草擬好帶去,但不要說是我指示的。”

  王升系特務出身,跟蔣氏父子打了二三十年的交道,老蔣的意思,他一聽就明白,於是馬上說︰“‘總統’放心,我馬上就去找謝東閔,只要他在舉荐信上簽字蓋章,我就急速帶回來。”

  王升立即找來一個筆杆子,以謝東閔的名義草擬了一封舉荐信。信中稱蔣經國“才德兼備,智勇雙全,確為多難興邦的輔弼俊秀”,還說︰“經國先生既然眾望所歸,為全‘國’上下所共舉,即是民意之所趨,是故順應民意,以安民心,就是大智大愛,實為萬民稱頌之豐功偉業。”

  王升將信帶到霧峰,先向謝東閔說明來意,然後將舉荐信給謝過目。謝看後,知道是蔣介石授意的,當即表示愿為“國家”舉荐人才,並同意在信上簽名蓋章。

  王升接著說︰“你如同意,還得在你們當地找一個毛筆字寫得好的人將這封信重抄一遍。”

  謝東閔馬上拿出省議會的公用信箋,讓他的秘書抄了一遍,最後蓋上自己的印章。

  臨別,王升囑咐謝東閔︰此事重大,要高度守密。他還說︰“謝議長今天與我配合得很好,我回去一定向‘總統’和經國如實報告。我想,此事如達成,‘總統’和經國將來不會虧待你的。”

  蔣經國看了謝東閔的舉荐信非常高興,並對王升誇獎了一番。隨後,蔣經國又將舉荐信送給蔣介石看,老蔣也很滿意。

  第二天,蔣介石又將此信交給了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張寶樹,說這封信是謝東閔特地派人送到台北來的,謝關心“國家”大事,其愛“國”之心令人欽佩,囑咐他在下次中央常委會上宣讀。

  中常會前,蔣介石對“副總統”搞突然襲擊

  1972年5月26日,國民黨舉行中常委會議。會前,中央黨部未向各位常委告知會議內容。會議開始前半小時,蔣介石示意張寶樹將謝東閔的舉荐信遞給副“總統”兼“行政院長”嚴家淦看。

  嚴家淦看了信,知道這是蔣介石要兒子交棒。雖然心裡有點不高興,但他想,這種事自己想擋也擋不住,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主動讓出職位,以滿足蔣氏父子的慾望,反正自己年事已高,再無他求。

  想到這裡,他走到蔣介石身邊低聲說︰“‘總統’,那我今天就在會上辭去副‘總統’和‘行政院長’,並力荐經國先生接替我的職務。”

  蔣介石見嚴把話說明了,就說︰“副‘總統’就職才6天,不能辭,你只辭‘行政院長’。”

  於是,中常會在會前搞了一個臨時議程,討論謝東閔的舉荐信和嚴家淦辭去“行政院長”職務,並提名蔣經國出任“行政院長”。

  張寶樹宣讀舉荐信後,會上鴉雀無聲。因事情來得太突然,與會者不知如何應對。嚴家淦講完後,會上仍然沒有人表態。蔣介石見冷了場,便提議說︰“贊同嚴副‘總統’提議的,請站起來﹗”

  與會的中常委懾於蔣介石的權勢,都站了起來。據謝東閔後來說,張寶樹宣讀他的舉荐信時,蔣氏父子均面帶笑容,嚴家淦卻不太高興。

  他還說,他也知道這封信會得罪嚴家淦。嚴家淦是他的老上級,當年嚴做台灣省主席時,謝東閔是省政府的秘書長,兩人關係一直很好,自己現下突然來這一招,有些對不住嚴。

  按規定,“行政院長”本應由“總統”提名,蔣介石怕外面議論,改讓嚴家淦提議。

  為了安慰嚴家淦,蔣介石私下找嚴談話,讓他不要背包袱,並說以後不會虧待他的。嚴家淦官欲不強,為人也比較本分,經蔣這一安慰,心裡的氣很快就消了。

  這樣,在台灣歷史上,首次出現了老子做“總統”,兒子做“行政院長”的特殊的政治架構。一時間,中外媒體對蔣氏父子的這種做法紛紛進行抨擊。

  國民黨中常會透過了蔣經國的任命後,蔣介石接著又採取了兩個舉措︰一是指示國民黨中宣部在《中央日報》、《中華日報》和《聯合報》上刊登文章,稱頌蔣經國的才德;二是策動國民黨“立法委員”吳春晴在“立法院”搞了一個書面宣傳稿,對嚴家淦辭去“行政院長”稱揚了一番,以平息部分“立法委員”的不滿。結果在“立法院”透過蔣經國的任命時,在408票中,蔣得了381票,順利透過了任命。

  大功告成,有功人員獲提拔

  對蔣經國交棒立下大功的謝東閔,蔣經國自然要投挑報李。1972年6月1日,蔣經國到“行政院”宣誓就職時,任命謝東閔為台灣省主席。

  隨後,蔣介石又親自召見了謝東閔,鼓勵他努力貫徹行政革新,為民服務。蔣還向謝東閔暗示,他一貫重視培養台灣地方人士,只要他在任職期間好好干,以後還會被提拔的。據說,對蔣介石的召見和鼓勵,謝東閔感動得流出了眼淚。

  對蔣經國上台立了大功的王升,蔣介石也沒有忘記,馬上任命他為總政戰部主任,軍銜由陸軍上將升為二級上將。

  謝東閔當上了台灣省主席,美日兩國表示滿意,認為此舉對緩和台灣社會矛盾大有好處,而對蔣經國任“行政院長”則只字不提。

  1975年4月,蔣介石病死,嚴家淦繼任“總統”。但因蔣經國是國民黨中央委員會主席,實際大權都握在他手上。嚴家淦也知道自己是個過渡人物,所以盡量少管事。

  對於謝東閔的“大恩”,蔣經國一直未忘。1978年3月,蔣經國出任第六任“總統”時,提名謝東閔為“副總統”。5月20日,謝與蔣一同宣誓就職,成為國民黨逃台後,職務最高的台籍人士。

  對於當年與蔣家做的這樁政治交易,謝東閔一直守口如瓶。直到1999年4月,進入暮年的謝東閔想到自己來日不多,才將這件“最高機密”披露給準備給他寫傳記的台灣學人邱家洪。為此,邱家洪在台灣木棉國際事業公司出版的《政治豪情淡泊心──謝東閔傳》一書中說,謝東閔對他當年做的這件事非常得意,認為他“為台灣的安定與發展,做了一件劃時代的大貢獻”。(本報特約撰稿人 汪福祉)
雲網 http://www.yunnan.cn 2006-11-22 16:22:02 世界新聞報
創作者介紹

godeyes

god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