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在二二八事變中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地區,事變發生時所組成的民兵表現得最凶悍,對軍事重地的包圍戰進行得最激烈,也是最早跟國民黨軍談和,卻是遭到國民黨軍公開槍斃人數最多的,尤其在蔣經國視察嘉義的前後兩天,國民黨軍的屠殺幾乎血染了嘉義火車站廣場。

 蔣經國在二二八事變中的角色,一直顯得非常曖昧,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七日,他以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幹事會第二處處長的身分,陪同國府國防部長白崇禧,由南京搭機飛抵台北。

 當時,國府二十一師已經幾乎控制了台灣的局面,白、蔣兩人在拜訪陳儀及葛敬恩,對整個局勢作了全面瞭解之後,就開始到各地視察。按順序由台北起,接著是基隆、屏東、高雄、嘉義、彰化、台中。

 一九四七年的三月二十三日,他們抵達嘉義。在此之前,因為台中和嘉義兩地的戰鬥比較激烈,他們一路南下到新竹後,就很刻意地跳過這兩個地方,再由南向北走。

 有一點很詭異的,他們抵達嘉義的前一天,國民黨軍連續在嘉義火車站前槍斃了三批嘉義人,總計二十六名;而他們離開的次日,國民黨軍又在同一地點槍斃了七十多名嘉義人。

 二十二日被槍斃的,包括市參議員潘木枝(東京醫學專科學校畢業,執業醫師)、盧炳欽(東京齒科專門學校畢業)、柯麟及陳澄波(事變中,擔任處理委員會委員)等人,均屬嘉義地區難得的菁英。

 其中,陳澄波更是台灣非常著名的畫家,他是日治時代第一位加入抗日組織『台灣文藝聯盟』的畫家,戰後曾加入國民黨,他的殉難對台灣藝術界的影響非常深遠。

 二十四日,國民黨軍繼續集體槍決的七十多人,幾乎都是參加事變的戰鬥民兵幹部,包括戰後曾任嘉義市警察局長的陳容貌(他在三月三日率領大批警察加入民兵)、『嘉義三二處理委員會』防衛司令部參謀長盧鎰、防衛司令部宣傳部長蘇憲章(新生報嘉義分社主任)等等。

 這些被槍斃的嘉義人,在遭逮捕之後都受到非常殘酷的刑求,像潘木枝醫師就遭到指甲刺插鐵針、灌汽油等酷刑,國民黨特務要他供出參與武力鬥爭者的名單,但他嚴辭拒絕。

 根據事後分析,蔣經國等人延遲到達嘉義,是讓國民黨軍有充分的時間『肅清奸匪』,以保障他們一行人不受無謂干擾。因此,二十二日那天緊急拉出早在十二日就已逮捕的二十六位菁英份子予以槍斃,是在安蔣經國等人的心。因為這種作法獲得蔣、白等人贊許,也就有二十四日繼續槍斃七十多人的行動。

 蔣經國那一次來台灣,其實是代表他的老爸蔣介石,名義上雖然是『陪同』,卻具有絕對影響力。有一份機密資料顯示,他在抵台的第二天下午六時三十分,就曾發了一封密電給蔣介石,電文中危言聳聽之處甚多,他曾指出,台灣已有獨立派人士成立了『新華民主國』,『總統、軍司令官未定,國旗已有』(這也是後來國民黨蠻橫搜索延平學院的藉口),他也要求『日人治台,硬軟未定,(我們)今後要硬軟兼用』。

 嘉義地區的抗暴革命武裝行動,因為武裝勢力較為強悍,而且是採一條鞭領導,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和防衛司令,都是由『三民主義青年團』主任陳復志擔任,所以,行動非常迅速,一日之間,就接管了所有軍政機關。

 不過,他們在三月十二日和國民黨進行談判時,落入國民黨軍欺騙的圈套,談判代表十二人全部遭到逮捕,其中,陳復志早在隔天就給綁赴刑場,槍決之前,國民黨軍還將他載上卡車繞行市區一周,他是第一位在嘉義火車站前被槍決的犧牲者,國民黨軍的用意非常明顯是為了『殺雞警猴』。

 如果不是蔣、白兩人的許可,國民黨軍不可能在時隔十天之後才槍斃其餘十一位談判代表(二十三日第一批槍決者)。同時,國民黨軍在各地都是採取祕密槍決的方式,只有嘉義一而再、再而三地實施公開槍決,其中,蔣、白的因素應該佔有決定性影響才對。

http://home.kimo.com.tw/snewstw/Myword/Myword_03/My_word0300/
myword0324.htm
創作者介紹

godeyes

god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