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父子在一九四九年逃亡到台灣,為了從陳誠手中接收軍、政大權,非常積極地整頓特務系統,他們認為透過對特務系統的掌控與滲透,才是最便捷有效的途徑。蔣經國在五○年代成為特務頭子,並大肆遂行白色恐怖的整肅行動,不但鞏固了蔣介石的統治權,也為自己舖好了接班的基礎。

 對於特務系統的整頓,以蔣經國在蘇聯所受的訓練,做起來真是駕輕就熟,沒有多久,即幾乎完全掌控了特務系統下各不同機構,於是,他選擇了一九五二年的三月七日進行驗收,下令全國的特務機關,以戶口檢查的名義,進行了一項瘋狂大逮捕。

 這項大逮捕行動,是台灣二二八事變後期的『清鄉行動』之後,國民黨特務所進行的最大規模行動;一夜之間,總共逮捕了三百九十八人,其中,只有十九名有過輕微違警記錄,其餘的則全屬無辜。

 根據當時的台灣省主席吳國楨後來回憶,由於大逮捕行動是在第二屆縣市議員選舉前實施,所以,不無藉機剷除異己之嫌。吳國楨以省主席兼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司令的身分,出面強力干預,蔣經國反正也只是為了驗收成果所作的『操兵』,便順水推舟放了所有『成果』。

 不過,吳國楨後來才發現被逮捕的人並未完全釋放,未釋放的人當中,居然還有特殊身分的。他說:『有一天,基隆市長謝貫一向我報告,有兩位市議員午夜失蹤。』

 於是,他就向保安司令部副司令彭孟緝查詢,彭孟緝卻裝傻說不知情,將問題推到保安司令部一位處長的身上,結果,那位處長也說不知詳情,推說案子是調查局辦的,吳國楨非常不高興地下令,要那位處長在三小時內釋放兩名議員。不久之後,兩名議員果然被釋放了。

 吳國楨雖然身為兼任的保安司令部司令,可是,蔣經國已經把他架空了,整個大逮捕行動其實就是完全由蔣經國和彭孟緝兩人所主導。蔣、彭二人當時的關係有如焦孟,彭孟緝早就向蔣經國交心,直接接受蔣經國的指揮,根本不甩吳國楨這個兼任司令。

 蔣經國是在一九五○年三月就任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該部執掌的業務包括考核官兵思想和執行保密防諜等,從那時開始,蔣經國就逐步透過政工系統控制軍隊與特務。

 後來,蔣介石另外下令成立『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要求黨、政、軍、特等部門都要向該組匯報工作,也指派由蔣經國擔任主任,使蔣經國可以『挾天子以令諸侯』,擴大操控各特務單位的指揮權。

 同一時期,蔣介石又下令彭孟緝組織『台灣情報工作委員會』,負責協調指揮各情報單位在台灣的工作,因為彭孟緝只是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副司令,對於指揮各情報單位頗感吃力,他就提議將該工作委員會隸屬於『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成為蔣經國的下屬機關。

 透過這種縱橫交錯的控制,蔣經國在形式上已經掌握了分布於各系統的所有特務機構。然後,蔣、彭兩人聯手設計了一套統轄特務機構的措施,由『台灣情報工作委員會』統一頒發工作證,各特務機構不得已都交出所屬人員名冊,至此,蔣經國即實質上徹底一條鞭地掌控了特務系統。

 所謂的『驗收』的大逮捕行動,就是在驗收對特務系統一條鞭發號施令的成果。

 吳國楨對於彭孟緝眼中沒有他這個司令,很感不舒服,他要謝貫一把兩位台籍議員帶去看他,可是,讓他頗為意外的,兩位議員竟然請他不必追究真相。

 他們的理由是怕特務報復,經過吳國楨一再勸說後,他們才說出真相。原來,他們是因為在第一屆基隆市議會正副議長選舉時,未遵照國民黨黨部的指示,投票給國民黨提名的議長,所以,被特務藉這次大逮捕對他們實施懲罰。

 吳國楨了解內情後,要求彭孟緝把那位違法亂紀的處長撤職,彭孟緝表面敷衍,並未遵辦。吳國楨追問原因,彭孟緝最後才拿出蔣經國的手令,告訴他是奉命行事,吳國楨恍然大悟自己只是空頭司令。一年後,吳國楨即因與蔣經國的衝突擴大而辭職。
http://home.kimo.com.tw/snewstw/Myword/Myword_03/My_word0300/
myword0307.htm
創作者介紹

godeyes

godey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